快捷搜索:  as

郎有情妾有意待到送她和她的主人到了安全的地

  “不行,你不方便。”
 
    看到顾峥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孙二娘的心中又是一阵的羞恼:“为何?”
 
    “不为何,麻烦孙老爹在外边稍侯,我进去后多则半天,少则一日,即刻返回。”
 
    “那行,顾少侠一切心!多加保重!”
 
    “放心!”
 
    完,顾峥眼神也不给孙二娘一个,像是对待一个无理取闹的姑娘一般的,直接驱马朝着莱州的城门楼子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到顾峥竟是连个道别也没有,孙二娘转头看看正在安排兄弟们原地待命的老爹,咬咬下嘴唇,就一夹马背,高喝了一声:“驾!”
 
    一个纵身,也跟着顾峥前行的方向追了过去。
 
    “哎!二娘!二娘!”
 
    反应过来的孙老爹看到女儿的那一抹红色也跟着消失了之后,却是来不及阻拦,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此时已经翻身下马,进入到了城门的顾峥,可不知道他身后还跟过来了一个麻烦的尾巴。
 
    这一次他也没有多废话,先是拉着瘦马回到了他原本租住的杂院之中。
 
    这一去就是多日的工夫中,院外边的挂锁还如同他离开一般的,完好无损。
 
    ‘嘎吱’……
 
    待到钥匙打开,院门推开的时候,这个院落中的一草一木,还如同顾峥曾经离开时的一般,没有任何的改变。
 
    正待顾峥想要简单的收拾一下,先给自己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片刻的时候,他的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十分熟悉切惊喜的声音。
 
    “顾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待到顾峥一转头的时候才发现,这身后的人,竟是他委托人心心念念的恩人,黄杏儿丫鬟。
 
    他旋即也做成了一副惊喜的模样,跟黄杏儿解释道:“我今日才刚刚回来,杏儿,你怎么在这里?”
 
    待到顾峥问道这里的时候,原本还一脸灿烂笑容的杏儿,脸腮就通红了起来,她有些结结巴巴的回到:“啊,顾哥哥上回不是待你回来了之后,会给我做卤味吃的吗?”
 
    “所以我自从你走后,每天替夫人出来跑腿的时候,都会过来看一眼。”
 
    “看看顾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噗”顾峥看着这般拙劣的谎话,还这是没有憋住,他朝着院门外边的黄杏儿招招手,示意丫鬟走进来话。
 
    这娇俏的丫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儿,在得到了顾峥的确认之后,就甩着菜篮子蹦跳了进来:“何事啊?顾哥哥?”
 
    待到黄杏儿都走到顾峥的面前的时候,对面的顾峥则是摆出了一个规规矩矩的大字,还在黄杏儿的面前,转了一个圈圈,待到这一切都做完了之后,才对黄杏儿道:“杏儿妹妹,你我之间不必那么的客套。”
 
    “你若是担心我的安危,天天过来看我,就直接跟哥哥吧,你看我现在不还是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的,在你的面前活蹦乱跳的吗?”
 
    被顾峥中了心思的黄杏儿,脸上的红的像是熟透的虾子,还像是最后的抵抗一般的狡辩到:“谁,谁我担心你了,还是不是你这个人有前科?”
 
    “出一趟远门,就要把自己给弄得伤痕累累,想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被我在城门外的山坡上给发现了?”
 
    “要不是我黄杏儿心善,你啊,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吃苦呢。”
 
    看着对面的萝莉一般的肉包子脸,随着嘴巴一张一合的鼓起来又瘪下去,就像是仓鼠吞松子儿一般的,可爱极了。
 
    看到心痒的顾峥,直接就上手捏了过去。
 
    手指所处之间,是一片的细滑,而黄杏儿那右腮的婴儿肥,则是一下子被顾峥给拽在了他的食指和大拇指的中间。
 
    “哎!疼疼疼!顾哥哥你棍抹啊”
 
    看着因为自己的拉扯,而瞬间就要滚出泪珠的黄杏儿,顾挣觉得好笑极了。
 
    正待他要被黄杏儿给逗得哈哈大乐了起来的时候,这院的门口前又响起了一声的娇喝:“顾峥!你在干嘛!”
 
    这一声吼,吓得顾峥是立刻就松开了黄杏儿的腮帮子,而那一团肉嘟嘟的婴儿肥,随着手的拉扯动作的松开,嗖的一下就弹了回去,还颤悠了两下。
 
    至于被欺负的黄杏儿,也没有了一个受害者的自觉,和顾峥一样满是疑惑的将头转向了院门的方向。
 
    只见那里,站着一个艳丽如火的姑娘,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眉头紧锁,怒火中烧,恶狠狠的盯着顾峥的方向。
 
    出于一个女人第六感的敏锐,黄杏儿下意识的转过头来,压低了声音问道:“顾哥哥,这个人是谁啊?”
 
    待看清楚来人了之后,顾峥则是翻了一个白眼,回到:“一位同伴。”
 
    而听到了这个回答的孙二娘,想来对于这个答案是十分的不满意的,她还未等顾峥和黄杏儿有什么反应,自己就把马拴好,径直的走进院之内,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顾峥,再一次的询问了一句:“你刚才我是谁?”
 
    被问及的顾峥抬起头来,认认真真的回到:“一位女性的同伴。”
 
 414 李清照的老公,唉……
 
    “那么她呢?”孙二娘突然就伸出了一根手指,径直的指向了在一旁的茫然的看着两个人的对话的黄杏儿。
 
    “她?”听到如此问的顾峥,将委托人上辈子没有来得及表达出来的心声,完完全全的说了出来:“她是我的恩人。”
 
    “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想要爱护一辈子的人。”
 
    “但凡黄杏儿有难,哪怕我顾峥远在天涯海角,我也会不顾一切的感到你的身边。”
 
    “所以,杏儿,你也是愿意被我这般的保护着的吧?”
 
    这突入起来的表白,让一旁的黄杏儿是猝不及防。
 
    她一下子就晕晕乎乎的茫然了起来,却在看到了孙二娘的红眼圈,以及对面的顾峥从来没有表露出来的十分认真的眼神之中,不自觉的就点点了头。
 
    黄杏儿觉得,这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十五个年头内,所作出的第二胆大的事情了。
 
    第一嘛,当然是奋不顾身的救了面前的这个小子的时候了。
 
    而得到了确切答案的委托人,则是在笑忘书的小空间内,翻起了跟头。
 
    “哈哈哈,杏儿果然是喜欢我的,你看到了吗?杏儿对我也有意思啊,她点头了啊,点头了啊。”
 
    “这么说,上辈子要不是我笨,说不定等到我将杏儿安全的送到南方的时候,还真的能抱到美人归的啊。”
 
    “哇卡卡卡。”
 
    笑忘书看着旁边瞬间就变成弹力球的委托人的灵魂,幽幽的朝着这个世界的委托人,就泼过去了一盆的冷水:“是啊,这样的回答,有可能是已经心仪你许久了,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可能。”
 
    “啥可能?”
 
    “养一条狗,不也是能够做到保护她的这一点的吗。”
 
    算你狠!
 
    听了这话的委托人,一下子就老实了起来,规规矩矩的趴在小屏幕上,看着接下来大家的反应。
 
    待到黄杏儿点头,委托人疯魔完毕了之后,看着黄杏儿表现的顾峥,就对面前的小丫鬟,更加的满意了。
 
    郎有情妾有意,待到送她和她的主人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顾峥再将其赎身,那他来到这个世界中的主线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大半了。
 
    可是顾峥这般满意的笑容,落在孙二娘的眼中,就是两个人已经含情脉脉的对视,冒出了属于自己的粉红色的恋爱的泡泡了。
 
    这对于一个对着顾峥有着复杂的心情的女人来说,她怎么忍受的了。
 
    觉得委屈刺眼的孙二娘,连声音都提高了几度:“那么既然是如此,你为什么又要说那些让我误会的话呢?”
 
    “什么话?”
 
    顾峥是一脸的茫然,黄杏儿则是一脸的探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