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更是不同于张燕那般对司马懿有一些尊敬

一路无事,刘和的车碾在张燕的保护下到了皇城的跟前,本来还很是兴奋刘和,失望透顶。
 
    东汉的都城在洛阳几百年了,经过不断的修缮,皇宫何其雄伟壮丽,皇宫分南宫和北宫,分别位于洛阳城南北,中间距离为七里,用复道将两宫连接起来,复道中,皇帝走中道,护从夹护左右,十步一卫。南宫的正殿是德阳殿,殿高三丈,陛高一丈。殿中可容纳万人。殿周围有池水环绕,玉阶朱梁,坛用纹石作成,墙壁饰以彩画,金柱镂以美女图形。德阳殿高大雄伟,就算是离洛阳四十三里的偃师城,可望见德阳殿及朱雀阙郁郁与天相连,洛阳城外,散布着众多的供皇帝游乐的苑、观。苑有西苑、显阳苑、显明苑、灵昆苑等。其中西苑为最大,游乐设施最俱全,后来也有了西苑八校尉,也就是保护皇宫所建立的。
 
    但是当年何其宏伟的大汉皇宫,如今,也就仅剩下则会城南的一点笑笑的宫殿了,就连这宫墙,都是破败不堪,估计是后来钟繇重建洛阳城,要给百姓建造房屋,所以将这宫墙上的砖头拆了下来,给百姓建造了房屋,而宫门就更加不用说了,只有一个大门洞空荡荡的在那里…………
 
 第一百一十章 奇袭武关
 
    “诶…………”刘和叹息了一声,悲切切的说道:“堂堂大汉皇城,竟然落得如此田地,历代先帝啊,保佑你们的子孙吧…………”这个子孙当然也就包含刘和自己了。(www.aobige.co
 
    洛阳皇宫的破败不堪,让本来兴致勃勃的刘和有些扫兴,没想到费了这么大劲打下来的洛阳,竟然回事这般的模样,摆摆手道:“进去看看吧!”语气分明没有了刚才的兴奋与激动。
 
    进了南宫,映入眼帘的便是正殿德阳殿,幸好钟繇对德阳殿也做了修缮,以为己用,虽然没有从前的气派,但是看着也算是个宫殿不是,刘和没有下车,下令继续往里走,但是到了后面,可就不一样了,本来的玉阶朱梁,坛用纹石作成,墙壁饰以彩画,金柱镂以美女图形早就已经被造的面目前非,惨不忍睹,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准备回事这般,但是看到这样惨烈的场景,刘和又是连连叹息,因为张燕知道刘和要进皇宫来看看,所以这里面已经有了不少的护卫,出了护卫,也就没有别人了,钟繇麾下的士卒家眷,死的死,跑的跑,估计也有藏起来的,而刘和呢,逛了不到一半,就已经感觉到了乏味无比,更加是不忍再看。
 
    刘和看了看貂蝉,貂蝉眼睛都已经通红,也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装出来的,还是这个女人就是好哭,无论是不是有心计的女人,刘和也就只好摆摆手吩咐着下人道:“回去吧!”
 
    “诺!”马车立即掉头,想宫外驶去,而到了门口,刘和有停了下来,对张燕说道:“赶紧将城内肃清,然后急调集民夫,将会这个皇宫给我修建好!”语气极为的破解,更是以命令的口吻,让张燕心中连连叫苦,一个破败的皇宫,就是再怎么修缮,估计没有个几年也是回复不过来的,我一个武将,你让我敢包工头的活,这让我该如何是好啊。
 
    虽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张燕也要咬着牙满口答应道:“诺!”
 
    看着逐渐出城的刘和车碾,后面的张燕等并州兵又是一阵的义愤填膺,陶升还没等刘和的车碾走远,就骂了起来道:“主公,我等辛辛苦苦死伤了那么多的弟兄,打下了洛阳,他刘和不奖赏众将士就算了,竟然还让我们修建洛阳,还到底把不把我们当人看了!”
 
    张燕紧张的看了一眼前方的刘和车碾,显然刘和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因为陶升的话转移过来,立即回头训斥道:“放肆,不可无礼,快快整顿兵马,肃清城池,修缮洛阳一事,以后再说!反正这一会赵王并没哟给我们定时限!”
 
    “诶!”众人愤愤不平的喘了几口粗气,而张燕依旧是给了张方一个眼神,张方会意,这是张燕又要去见司马懿了,点点头,牵来两匹战马,跟张燕出了城,躲着刘和的车碾,率先进了大营。
 
    司马懿也是听说了洛阳城被打下来的消息,脸上也是难掩的激动,20几岁的司马懿,虽然心计似海深,但是毕竟感情还是有的,并不是侯宇那个冰冷的人,听了张燕的回报,笑了笑,但是随即,面色有淡了下来,又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幽幽说道:“钟繇是你故意放跑的?”
 
    张燕连忙解释道:“这个大人就错怪某的,钟繇乃是诡计多端之人,趁着我军与城头上的守军激战正酣,忽然从防守薄弱的西南广阳门杀出了城池,我军淬不及防,让钟繇冲了出去,而当时也是与城头上的守军交战最为关键的时候,某不敢当误,所以没有分兵追击!”
 
    司马懿点点头,道:“嗯,没想到这个钟繇倒是一个敢于舍弃的人,将城头上的数千将士作为了弃子,而自己带着一小股人马冲了出去!”
 
    张燕立即说道:“大人,某这就亲自带兵前去追击!”
 
    司马懿摆摆手道:“不必你去了,张燕将军征战多日还是先先去休息吧!”
 
    “谢大人!”张燕和张方拱拱手,冲了营帐,依旧给门口那个将军尊敬的一拜。
 
    张燕走后,司马懿眼珠子一转,立即喊道:“把高顺给我叫来!”
 
    “诺!”门口响起一声。
 
    不一会,只见一声银甲,但是面色黝黑的高顺走了进来,司马懿立即说道:“来!高顺将军,坐!”
 
    司马懿面不改色,早就知道了高顺的脾气,司马懿也不会因为高顺对自己的不尊敬而不重用这个十分善于作战的将军,司马懿依旧淡淡一笑说道:“叫高顺将军当然是有事要麻烦将军了!”
 
    高顺眉头一皱,拱拱手道:“大人吩咐!”
 
    司马懿沉声说道:“某希望将军立即带领本部人么,轻装奔袭,攻打武关!”高顺不是司马懿的麾下,更是不同于张燕那般对司马懿有一些尊敬,还有一些恐惧,甚至高顺还很是讨厌司马懿,所以司马懿并没有用命令的口吻跟高顺说话,而是用了希望两个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