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于是乎在太乙真人打退了第一百三十二次不疼不

“多给你喝点水水,你就不枯萎了!”
 
    得,到了这个时候,他又忘记了,这灵河水最是暴戾不过,轻易不能直接给人浇灌了吧。
 
    而这一动作,这一行为,让已经前行了一段的顾峥,莫名的就感到有些熟悉。
 
    他下意识的转过身来,在云端上有意多的询问了一句:“还未曾询问,仙童的名号,此次顾某人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留,下次若能再遇,我也好专门的答谢一番啊。”
 
    而那个仙童也真是顺杆儿爬的主儿,在听到了顾峥如是问了之后,则是朝着他灿然的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勺子,大声的回复到:“我乃天帝手下的神瑛侍者。”
 
    “你若是想要寻我,自去赤霞宫中就能找到了。”
 
    说完还十分热情的摆了摆手,权当是他的道别了。
 
    可是浮在半空中的顾峥,在听到了这仙童的名号了之后,却是一个跟头就从云中给栽了下来。
 
    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他过去把那棵绛珠草给挪个地方还来不来得及?
 
    待到顾峥颤颤巍巍的又爬上了他跌落的那个云头了之后,却看见那根本就有些枯黄的绛珠草,被灵河水的狂暴灵气给冲刷的颤颤巍巍,无风自抖了起来。
 
    只可惜,顾峥不是植物课的专家,更不是木属性的灵植,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急急忙忙的从兜里掏出他储存的那一瓶的前几个世界收集来的一口仙泉的存货,朝着此时状态十分危险的绛珠草的方向撒了过去。
 
    一时间,甘露纷纷,点点仙泉就将绛珠草整个的包裹了起来,而后知后觉的神瑛侍者,这才突然的反应过来,张着他仿若痴呆的嘴巴,端着个木勺子,就这样的看着绛珠草用顽强的生命力,抵抗起了她脚下的那一方土地之中渗透进去的灵河水。
 
    而待到神瑛侍者随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竟然将勺子往木桶之中一抛,撒丫子就跑了……
 
    这,他这是拿了一本啥版本的剧本?
 
    顾峥陷入到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但是随着一声声更加剧烈的爆炸声又在他耳边响起来的时候,他就没有功夫再去深思,反倒是将云雾一拨,再一次的朝着太微玉清宫的方向疾驰了过去,只能将祝福留给那个生命力无比顽强的绛珠草了。
 
    那么,太微玉清宫此时的状况又是如何呢?
 
    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乱。
 
    这昊天天帝果然不愧为神仙中最为仔细的男人。
 
    他在察觉到事情不受他控制的时候,第一时间就通过穿影镜与瑶池金母通上了话。
 
    而他将自己干了什么,而即将面临的境遇这么一说了之后,对面的瑶池金母就想单方面的终止通信,却是在听到了昊天天帝下一句威胁的话之后,就长吸了一口平复内心的气息,带着她的三十六女仙,浩浩荡荡的朝着凌霄殿的方向杀了过来了。
 
    没办法,谁让昊天天帝祭出来他最大的杀器,哭包大法了呢?
 
    人家还说了,若是不帮忙的话,等这事儿一了,他就跑西昆仑的山底下,没白天没黑夜的哭,不但如此,他还要致电鸿钧老师,控诉瑶池金母对他的漠不关心,不将昆仑山给哭倒了,他誓不罢休。
 
    要说这瑶池金母,也真算个人物。
 
    堪称女仙儿之中的楷模,她在鸿钧座下的时候,可是真正的把修行放在了心中,这道行可是比昊天天帝深了不止一星半点。
 
    两个人搭伙办事儿的时候,一般都是昊天躲在后边处馊主意,而瑶池金母则是在前方充当打手的那位。
 
    现如今,就算是两个人已经被摆在了相当高的位置之上了,但是他们的相处模式依然就依照老例子,给遵循下来了。
 
    这不,当瑶池金母拿着她的聚仙旗来到昊天上帝的宫殿的时候,恰巧就跟打杀过来的太乙真人给碰到了一起了。
 
    于是接下来的对话就是这样的。
 
    “打?”
 
    “打啊!”
 
    “来真的?”
 
    “那还有假?”
 
    “不能通融下?”
 
    “让昊天给我死?”
 
    “那还是直接打吧!”
 
    在这一串儿快速的对话过后,这两人还真就不含糊的动气了手。
 
    一时间,那是法宝与兵器齐飞,火焰与旋风众发啊。
 
    若说一开始两个人还留了手的话,等到碰撞多了,也就真激出了真火了。
 
    待到太乙真人解开他的豹皮囊,瑶池金母摇起她的聚仙旗的时候,这一场征战就到达了白热化的顶端。
 
    一方是全凭个人的孔武,锐利的杀气……直冲天宵,而另外一方则是香气渺渺,繁花簇簇……凭借的全是人数众多。
 
    这十里八方的小仙儿,但凡是性别为女的,全都被瑶池金母的这一摇旗子,给召唤了过来了。
 
    那是杏花香,桃花甜,迎春的小花颤巍巍。
 
    兰草芬,甜草芳,高大的茅草粗壮壮。
 
 878 吃我一砖!
 
    也甭管道行的深浅了,但凡是已经化形得道的小仙女们,全都听从了瑶池金母的号令,乌央乌央的奔着太清宫而来了。
 
    一时间,就像是植物动物的群英聚萃,对着场内的那唯一的一名男性真人,就往死里边下手啊。
 
    这乱拳打死老师傅的话可不是白说的。
 
    抓挠之间,太乙真人原本那梳的整整齐齐的发髻,就被几个不知名的带着倒钩的灌木丛仙儿……给挂拉开了。
 
    而他脸上的几道血印子,更是被荆棘仙儿给趁机的抽了一下,一旁的玉盐仙儿,还神补刀的撒了一把能够驱退邪祟的白盐巴。
 
    一时间,将太乙真人给蹂躏的啊,就差身上的这件水火不侵的宝衣还能得以保存了。
 
    于是乎,在太乙真人打退了第一百三十二次不疼不痒的攻击之后,他终于憋不住越憋越多的邪火,就将金砖和他的九龙神火罩一起,朝着瑶池金母吃瓜旁观的方位给抛了过去。
 
    要说这位瑶池金母的人缘好着呢,在如此危难的时刻中,她周围的小女仙儿们没有一个避让的,反倒是纷纷的挺身而出,以身替之。
 
    “娘娘小心啊!”
 
    “啊!!”
 
    这一阻挡不要紧,七八名木系精灵就在九龙神火罩的笼罩之下灰飞烟灭了,只剩下一味灵台,直奔着封神台而去了。
 
    此时,仍在凡间的姜子牙,则是‘啊切!’重重的打了一个嚏喷,看着颜色越发诡异,明明应是傍晚,却火烧云遍布将其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的天空,心有疑虑的自言自语了一句:“为何会是如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