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as+and+1=2  as)+and+1=2+(  as) and 1=2 (  as and 1=2

张斐然似乎有些微微的激动她深深的呼吸了两口

  张飞龙因为儿子受伤,情急之下居然开车撞了苏锐的车子!
 
    眼见着别克商务的车屁股直接就被撞瘪了下去!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
 
    张曦予惊讶的捂着小嘴,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情景.
 
    不是说好了要心平气和的来谈判的吗?不是说好了做出让步来请求苏锐的原谅吗?不是说好了放低姿态来从苏锐的手里谋得日后的发展机会的吗?
 
    可是怎么会这样小说 ,从开始到现在,压根就没有按照剧本设定好的来走啊!
 
    一开始是张飞鸿质问苏锐,紧接着张飞龙倚老卖老以长辈自居,然后就连张齐扬都敢指着苏锐的鼻子大骂!他们难道不知道苏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吗?
 
    如果能够任由他们这样指着鼻子大骂,这根本就不是苏锐了好不好!
 
    张曦予咬着嘴唇,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事实上,现在的张家,如果选出一个最倾向于“亲苏派”的,那就是张曦予了。
 
    虽然之前找过西方的雇佣兵前来西藏暗杀过苏锐,但是后来在黑暗之城相遇的时候,这小心机女差点用身体来收买苏锐,因此,她现在是整个张家内部对苏锐态度最明确的一个人。
 
    如果不是碍于张家的那些长辈,她真的会对苏锐进行投怀送抱的。至于后者愿不愿意接纳自己,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是,今天几个家人这么一搅合,苏锐会不会迁怒于自己?
 
    对于这一点,张曦予真的没有一丁点的把握!
 
    张斐然的嘴也轻轻的张了一下,这个漂亮的心理学专家同样没想到,自己的哥哥居然会做出这种极不理智的行为来!
 
    在她看来,张齐扬这次顶撞苏锐,已经是个下下策了,而张飞龙这样做,更是鲁莽到了极点!
 
    但是,撞车事件已经发生了,而且还撞的那么猛!在说什么都晚了!
 
    苏锐所在的别克商务先是被撞瘪了屁股,车上的人还没来得及下车呢,发现张飞龙忽然开始倒车,倒出了几米的空当之后,竟然猛的加速,又是狠狠的撞了上去!
 
    这一下可着实不轻,奔驰的安全气囊都弹了出来!
 
    尼玛,德国的东西质量真不错,就连安全气囊也是如此,气囊重重的打在了张飞龙的脸上,差点把他给撞晕过去了!
 
    “别再撞了!”张曦予忍不住的喊道!
 
    这四叔的脑子是进水了吗?撞了一次还不够,还要接着来第二次?再撞下去,苏锐可是会杀人的!都到了这种关头,怎么还能如此冲动?
 
    张斐然也彻底淡定不下来了,她连忙喊道:“不要只顾着报复了,快把齐扬送到医院才是正事!”
 
    大侄子还躺在地上满脸鲜血不省人事呢!
 
    可是,张飞龙被安全气囊撞的晕晕乎乎,似乎有些听不清张斐然的话,正无力的靠在座位上呢!
 
    别克商务的车门打开了。
 
    苏锐先走了下来,然后从里面下来了两个男人。
 
    这两个男人的个头都不高,留着不起眼的小平头,但是站在那里,好似一柄随时可以出鞘的利剑,浑身上下都是锋芒!
 
    苏锐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张家众人,揉了揉脖子,说道:“我安全带还没系上呢,就来了这么一下,老子的颈椎差点被撞断了。”
 
    他的话语非常清淡,似乎并没有多少发怒的意味在其中。
 
    但是熟悉苏锐的人都知道,他要发火了。
 
    事实上,张家从一开始就这样挑衅,如果放在以前,苏锐早就二话不说先打一顿了,此时只不过是小小的教训了一下张齐扬而已,结果他爹居然敢开车来撞?
 
    尼玛,简直就是上杆子的作死啊!
 
    张曦予连忙走上来,拉着苏锐的胳膊,小心翼翼的说道:“锐哥,锐哥,我四叔不知道怎么回事,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苏锐看了看张曦予的手,说道:“放开。”
 
    简单的两个字,却饱含着强大的压力,让张曦予情不自禁的就松开了手!
 
    虽然张曦予有着不少小心思,但是苏锐一眼就能够看透!
 
    “我一直是个老司机,可是今天却有人害我差点出了车祸。”苏锐冷冷一笑,然后指了指这辆别克商务车。
 
    “首都军区的车子,你们也敢撞?”苏锐的目光之中带着戏谑,这戏谑的眼神却让对面的张斐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张斐然这才想起来去看车牌照,没想到这辆商务车挂的真的是军牌!
 
    张飞鸿壮着胆子说道:“你把齐扬给打的人事不省,难道我们还不能撞一下你的车吗?”
 
    他的话还没说完,苏锐身后的那个男人就已经一个箭步的冲了上来,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张飞鸿的脸上!
 
    后者的鼻梁骨瞬间被砸断,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后踉跄了好几步,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打你是你活该!撞车是你脑残!”这男人冷冷说道。
 
    在他打出这一拳的时候,另外一个平头男人的动作同样没有丝毫的停顿,走到奔驰的车旁,拉开车门,一把将张飞龙拽了出来!
 
    张飞龙的脸上顿时涌出了惊恐的神色,喊道:“别打我,别打我……啊!”
 
    话没说完,一声惨叫。
 
    张飞龙的脸上同样挨了重重一拳,然后撞到了车玻璃上面。
 
    这个平头男人的动作丝毫不停,和苏锐一样,他抓着张飞龙的后脑勺,然后往车玻璃上面狠狠砸去!
 
    随着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张飞龙的身体也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张斐然很少见到那么暴力的场面,因此初见之后,整个人的状态显得不太好。但是,两个哥哥和一个侄子都被打趴下了,她现在可没有任何理由退缩。
 
    站在苏锐的面前,张斐然说道:“你这样是不是太过火了?即便撞了车,也不用把人打成这个样子吧!”
 
    在说这话的时候,张斐然还对一旁不知所措的张曦予说道:“曦予,快点打电话叫救护车!”
 
    张曦予“哦”了一声,走到一边开始打电话。
 
    苏锐望着张斐然,微微一笑:“这位美女,你在质问我?”
 
    “就是质问你,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以为这样公然纵容手下打人,你就是占理的一方吗?”张斐然怒目而视。
 
    苏锐丝毫不怒,淡淡的笑道:“我想,我六年前打上张家的时候,你还正在国外读博士,对不对?”
 
    张斐然一愣,完全不知道苏锐接下来要说什么。
 
    “如果见到了六年前的场面,你就不会为今天的事情而激动了。”苏锐微微笑道。
 
    张斐然虽然没有经历过六年前那个黑暗无比的晚上,但是多少从家人的口中听说过一些,此时的她盯着苏锐,说道:“不管怎么样,这都不能成为你胡乱伤人的理由!”
 
    “张斐然,我实话告诉你吧。”苏锐眯了眯眼睛,一股淡淡的压迫以为从其中传递了出来:“如果张家从此老老实实,那么我是不会再去找你们的麻烦的,但是,倘若还像今天一样不思悔改的话,那么一切可就不好说了。”
 
    苏锐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但是有些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如果张家还敢继续像今天这样,那么苏锐真的会让这个家族消失在地球上的!
 
    从这方面来讲,苏锐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自信!
 
    因为生气,张斐然似乎有些微微的激动,她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气,高耸的胸膛因此而上下起伏了几下:“苏锐,我们这次来,本是想要和你谈合作的……”
 
    谈合作?
 
    听到张斐然这样说,苏锐差点没笑趴下,他指了指旁边的商务车:“你们这样是来谈合作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来杀人放火的呢!”
 
    张斐然知道自己理亏,但是这种时候,她必须不能示弱。
 
    望着张斐然,苏锐忽然收起了笑容,正色说道:“失败者,没有任何资格来谈合作,我不屑。”
 
    我不屑!
 
    这三个字,已经把苏锐心中的态度给表露无疑了!
 
    “还有,我再告通知你一下。”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一天之内,买一辆新的别克商务车,送到首都军区来,否则的话……”
 
    苏锐并没有把接下来的话说完,而是率先上了车。
 
    别克商务车呼啸着离开,留下张斐然站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和苏锐的初次见面,以张斐然的完败而告终!
 
    在这之前,她只是听说过苏锐很难缠,因此,在刚刚见面的时候,她一直默不作声,在一旁分析着苏锐的心理活动和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