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as+and+1=2  as)+and+1=2+(  as) and 1=2 (  as and 1=2

苏锐没好气的回头看了一眼由于反光他也看不到

 格人格,可是,分析来分析去,真的到了苏锐要动手的时候,这张斐然才发现,自己的所有分析都是在扯淡!
 
    对方强大的拳头就足以蛮不讲理的碾压一切了!张斐然望着苏锐离去的方向,意识到,自己应该重新定位一下这个对手了。
 
    她不求力挽狂澜,只求能有个缝隙,让张家苟延残喘。
 
    这是张家前所未有的困难时刻,既然家族的男人们都不给力,张斐然决定自己顶上去!
 
    站在原地,她的脑海里面开始分析着种种可能的对策。
 
    在酒店门口发生了这么严重的斗殴事件,却一直没有保安出现维持秩序,救护车的效率倒是很高,十分钟后就已经来到了现场。
 
    张曦予说道:“姑姑,救护车来了,我们上去吧?”
 
    张斐然听了,眸光一闪:“你送他们几个去医院,我还有事要做、”
 
    说着,张斐然便钻进了之前由张齐扬驾驶的那辆轿车内,朝着苏锐离去的方向一路呼啸着追去!
 
    ps:发现今天除了白银大盟主之外,还有很多万赏!要不要这么给力!烈焰好想配个笑着哭和哭着笑的qq表情啊!
 
 第1413章 内心的安宁才是永恒!
 
    望着张斐然这样离开,张曦予的眼睛里面露出了警惕的表情。
 
    她当然知道张斐然是去找苏锐的,只是不知道她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在张曦予看来,每一个学心理学的人都是很可怕的,他们总是在琢磨着别人的心理,但是别人却很难猜到她们的心理状态,这个小姑姑的容貌和身材均属于上乘之选,某些部位发育的可比自己好多了,张曦予忽然有了一种危机感。
 
    是的,她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心机,她想要钓到苏锐,以保得自己的安宁,而且,之前的努力似乎有了一点效果苏锐不是点名让她当“经纪人”的么?虽然这种话是带有很重小说 的玩笑成分,但是张曦予知道,这已经算是她的进步了。
 
    不过,如果张斐然忽然杀出来的话,会不会抢走苏锐的目光?如果苏锐把张斐然选为张家的代言人,那么张曦予之前的努力可就全部都白费了!
 
    张曦予绝对不会坐视这种情况发生的!
 
    她望着张斐然离去的方向,咬了咬下嘴唇,然后转身上了救护车。
 
    …………
 
    “一大早就遇到了好几个傻逼,真是晦气。”苏锐坐在别克商务的第二排,无奈的摇了摇头。
 
    本来收拾的干干净净来参加授勋仪式,张家这几个人可算是把他的好心情破坏的一干二净了。
 
    尤其是那个叫做张齐扬的家伙,苏锐已经下定了决心,以后见他一次就要揍他一次,呵呵,居然还放话要四年后走着瞧?别了,我先让你这四年生不如死!
 
    在苏锐看来,张曦予一个女流之辈,都要比张家的一群大老爷们管用多了。
 
    但是,关于那个叫张斐然的,苏锐却有些看不透。
 
    毕竟对方是个心理学专家,很容易找到别人身上的弱点。
 
    “锐哥,消消气。”前面一个便衣战士说道:“我看那个漂亮小姑娘对你挺有意思的,还主动挽着你的胳膊呢,要不你考虑考虑收了她?”
 
    “你是在说张曦予么?”苏锐摇头笑了笑:“不过是个小心机女而已,我泡她就是上了她的当了。”
 
    “那也是她心甘情愿的让你上……当,锐哥,你不吃亏啊。”男人在一起,总是少不了几个荤段子的。
 
    苏锐摇头笑了笑,并没有提及张曦予曾经买凶杀自己的事情。
 
    “锐哥,你也别心情不好了,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这个便衣战士名叫王新军,看到苏锐的兴致似乎并不怎么高,于是劝道:“而且,车子撞坏了没什么,反正他们也要赔偿的,倒是我们两个,今天可终于过足了打架的瘾。”
 
    开车的另外一个平头男人姜昆风也笑着说道:“是啊,锐哥,你是不知道,我都没打过瘾,那些家伙太不禁打了。”
 
    苏锐笑了笑,随口说道:“话说,你们要是天天跟着我,可绝对能遇到不少打架的机会。”
 
    这句话倒是实话,苏锐身上似乎自带拉仇恨属性,走到哪里都能遇到打架事件。
 
    没想到前面的两个人都当了真:“锐哥,我们从高中毕业就参军,也在部队里呆了十年了,马上也该转业了,到时候跟着你干,好不好?”
 
    苏锐知道,这两人曾经都是首都军区的特种兵,这两年渐渐的退出了一线,事实上他们的年纪都比苏锐大一些,却真心实意的喊他一声“锐哥”。
 
    对于这些战士而言,当兵年限太长,就意味着和社会脱节的时间太久,所以,他们在转业初期,会有很多看不惯的东西。
 
    “跟着我打打杀杀的,你们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吗?到当地政府里面谋个清闲点的差事不是更好?”苏锐微微笑着,说道。
 
    “打打杀杀都习惯了,当兵这么多年,连个家都没有,打了那么多仗,也没提干,后来还是转成了志愿兵。”王新军无奈道。
 
    苏锐听了,不禁默然。
 
    是的,这些军人,默默的为国家付出了太多太多,把数不清的汗水和鲜血洒在这片土地上,但是到头来能给他们的,确实太少太少。
 
    十年,一辈子能有多少个十年?
 
    姜昆风笑着说道:“不过咱们以前是特种兵,要是转业,也能拿一笔不小的安置费呢。”
 
    听了这话,王新军毫不留情的打击道:“老姜,你老家是杭城的吧?你的那点安置费,都不够杭城郊区买房的首付呢!”
 
    姜昆风听了:“卧槽,杭城的房价这么贵了?”
 
    苏锐补充道:“三万一平。”
 
    姜昆风一听,整个人顿时蔫了一些:“好吧,一把年龄了,看来只有当个老光棍了,买房子的钱都不够,怎么娶媳妇?”
 
    “不着急,总会找到的。”苏锐摇了摇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东西,现在看来,他还是幸运的。
 
    如果这将星真的能够给他的话,那么苏锐无疑成为了和平年代最年轻的少将,即便由于保密原则不能公开,那也是可以载入史册的。
 
    而坐在前排的姜昆风和王新军,同样当过特种兵,同样负伤无数次,却连提干都不行。
 
    他脱掉了军装,却即将拿到了将星,而有太多人在退伍的时候,早已转成了志愿兵。
 
    这个社会从来都是不公平的。
 
    苏锐曾经非常鄙视那些既得利益者,但是现在看来,他竟觉得自己的脸庞有些火辣辣的。
 
    他在当兵时期,虽然曾经立下了无数功劳,但是如果没有苏家在暗中的帮助,他也绝对不可能走到现在的。
 
    苏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们舍得脱掉这身军装吗?”
 
    “不舍得,也舍得。”姜昆风说道:“当了十年兵了,也腻了,但是一想到要离开军营,肯定舍不得。”
 
    王新军也说道:“是啊,退伍散伙饭上,到时候还不知道得哭成什么熊样呢。”
 
    苏锐叹了一口气:“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他曾经被驱逐出境,但是苏家却把他的档案和身份全部都秘密的保留了下来,这才有了今天的授勋仪式。
 
    苏锐此时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说不出的复杂。
 
    对于他而言,那颗将星忽然有些沉重的无法扛起来。
 
    “哥俩,如果你们转业之后没有什么好去处的话,不如就来找我好了。”苏锐说道。
 
    听到苏锐这么说,那两个战士都笑了起来:“行,有锐哥这句话,我们可就是什么也不怕了,说实话,咱们没有技术,但是力气可有的是。”
 
    苏锐靠在座位上,浮想联翩。
 
    他是不会拒绝这颗将星的,但是,现在的他不缺钱,也不缺名,是不是该好好的考虑一下,能为那些退伍的老兵做些什么?
 
    在考虑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苏锐把那颗将星完完全全的抛到了脑后。
 
    有些荣誉固然重要,但是,总会有些坚持比荣誉更加难得。
 
    内心的安宁才是永恒。
 
    别克商务车在首都的车流里面穿梭着,那撞扁了的车屁股非常的吸引眼球,甚至有许多路人都开始拍照。
 
    而这个时候,张斐然已经开着车子追了上来。
 
    她知道首都军区的方向,因此一路上也没有跟丢,而且别克的破屁股实在是太显眼了,远远的就看到了。
 
    张斐然不知道苏锐是要去干什么,但是她在首都军区同样有旧相识……都说军区不能随便进,但是她绝对可以。
 
    姜昆风正开着车呢,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张斐然的车,不禁说道:“锐哥,张家的车又跟上来了。”
 
    王新军看了看后视镜,从这个角度看不到里面坐着什么人,调侃道:“锐哥,说不定是那个想追你的姑娘开的车呢。”
 
    苏锐没好气的回头看了一眼,由于反光,他也看不到驾驶者,张家的几个男人都被他打晕了,能开车的也就剩下张曦予和张斐然了。
 
    可是,苏锐本能的感觉到这驾驶者并不是张曦予,而是她的小姑姑。
 
    平心而论,苏锐对张斐然并不了解,而且他本能的不喜欢学心理的人,因此有些看不透对方。
 
    不过能不能看得透都没关系,苏锐完全不介意对方是什么身份,她能凭借着心理学帮着首都张家挽狂澜于既倒吗?
 
    “稍稍减速,和她并排。”苏锐说道。
 
    “好嘞。”姜昆风笑呵呵的调侃道:“我们帮助锐哥泡妞。”
 
    “去你的。”苏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此时,两辆车已经并排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